×

长江最后的渔民禁渔10年28万渔民如何弃水上岸

中国新闻周刊记者/霍思伊

张元州结过两次婚,有7个孩子。

幼儿园接收截止2019年8月31日(含)满2岁且不到5岁的儿童,并将根据每个儿童的年龄和发展状况安排到适当的混龄学习组。

课程特色:在无边界的环境中采用探索式“玩”中学

早在上世纪80年代,国家就已经对电鱼、炸鱼、毒鱼等行为明令禁止。《中华人民共和国渔业法》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渔政法》均明文规定,禁止使用电鱼等破坏渔业资源的方法进行捕捞。然而,很长一段时间内,各地打击电鱼的效果不佳。

5. “无处不在的阅读”环境:幼儿园没有封闭的图书馆,但伸手可得的书籍给予孩子们充分的选择和自由,孩子们自然而然对阅读产生热情,神奇的世界与答案就在身边。

每到深夜,绑着电极的线杆从船头伸入水中,这是一种“断子绝孙”式的捕捞方式。一张电网下去,大小鱼全死光,没捞起来的也死在湖底,少数存活下来,性腺发育也受损,繁殖能力基本丧失。高压电流下,虾、贝壳、藻、浮游生物也大量死亡,整个水域的生态平衡被破坏。

但“黄金十年”太短暂了,变化来得太快。以1992年上海浦东开发为标志,长江沿岸城市的平地高楼起,越盖越高。上游的林地、草地面积则明显减少,中下游湖泊、湿地大面积萎缩。

詹定林所在的水产大队,属江西省九江市都昌县。在都昌,县辖24个乡镇中,21个沿湖,湖岸线绵延185公里,涉及鄱阳湖1/3的水域。总人口83万中,1万多是渔民。对终日“以船为家,以水为生”的渔民而言,水就是他们的“土地”。

很快,省里也派人来调研,问詹定林:“你有多少条船?铁船几万块打的?多少网和虾笼?以后转产想干什么?”詹定林只说:“鱼要生存,人也要生存。”

但实际上,过度采砂给湖泊带来了灾难。江西师范大学鄱阳湖湿地与流域研究教育部重点实验室2015年发表在《地理学报》上的一篇论文显示:2001年~2010 年间,鄱阳湖采砂面积达260.4平方公里,重量上相当于 1955~2010 年以来鄱阳湖自然沉积量的6.5倍。采砂使通江河道的过水断面扩大,加快了湖水注入长江的速度,使枯水期提前、延长,打鱼周期被大大缩短。

采砂看上去对渔民的影响不大,反而会让鱼更好打一些。采砂留下的洞变成一个个水坑,有的深达几十米,在枯水期,成为天然渔场,鱼不会随着水迅速退走。渔民在这些坑里捞,一捞一个准。而且,采砂时,大型机器把沙子抽出来,湖水变得浑浊,鱼看不清路,无处可逃。

捕虾是季节性活动,只集中在五六月份,正赶上春季禁渔期,因此近年来,渔民偷捕虾的行为增多。林青山算了一笔账,如果一年赚15万元,其中仅捕虾就赚到12万元,打渔只能赚3万元,虾的利润是鱼的四倍。因此,这次十年禁渔,所有的生产性捕捞行为被“一刀切”式的全面取缔,也让渔民们不满。

鱼好打,也好卖。上世纪90年代初,渔民的生活比种地农民要富裕得多,旺季时,一个月能赚三四千元。

“形势逼人。”林青山说。

学校设施:按照LEED(美国绿色能源与环境设计先锋)金奖标准建造,设有漂浮屋顶运动场;室内体育馆;庭院游戏场;室内剧场;无处不在的阅读环境;开放且相连的学习空间。

教职员工学生比:1:6-1:4

主要教学语言:英文及中文

目前,我国共有332个水生生物保护区。长江办副主任赵依民指出,长江流域全面禁捕工作将分步骤实施,率先启动的是水生生物保护区,其后将是长江干流、重要支流以及大型通江湖泊。

长江流域和沿岸湖泊纵贯8100公里的水面上,11万条渔船和近30万渔民,即将彻底告别长江。但如何找到上岸的路,很多人都没有方向。

申请家庭提交在线申请表,并上传所有证明文件。请注意,幼儿园在收到完整申请表及所有相应证明文件后,才可安排家庭面试。

在江西,时间表被提前。根据2019年9月发布的《江西省长江流域重点水域禁捕退捕工作实施方案》,决定将长江干流江西段的禁捕,与全省水生生物保护区禁捕时间同步,提前一年,都从2020年1月1日起开始禁捕。

黄昏的时候,鱼在动,人也在动。詹定林双手的指节绷紧,手腕发力,向上一甩,一下就将50米长的渔网放了下去。船晃了一下,他也跟着晃了一下。

年级包含:1.5-3岁蒙学园、3-5岁幼学园、5-6岁童学园

校医和护士:全职校医

渔民对禁渔并不陌生。从2002年起,在春季繁殖季节,为了让亲鱼顺利产卵、保护幼鱼长大,国家在长江流域开始试行春季禁渔,为期三个月,从每年的4月1日开始,持续到6月30日。但专家们发现,鱼在4~6月排卵之前,会在3月大规模怀卵。而渔民出于禁渔前“能多捞就多捞”的心理,在3月的捕捞会达到一个高峰,反而不利于鱼的繁殖。因此,从2016年开始,禁渔期提前一个月,从每年的3月1日开始,延续四个月。

渔民正在鄱阳湖岸边晒鱼,以体形很小的棍子鱼居多,间或有银鱼,晒干后比活鱼卖的好。棍子鱼便宜,10元/斤,银鱼少见,也卖得贵,能卖到800元/斤。摄影/本刊记者 霍思伊

与“长江大开发”相伴的,是采砂泛滥。尤其在20世纪的头十年,长江主河道采砂行为于 2000 年被全面禁止后,鄱阳湖很快成为世界上开采量最大的采砂点。

作为一个打鱼快四十年的老渔民,他有一双粗砺的手。这是一双典型的渔民的手,深褐色,深深浅浅的印记,有些是勒痕,有些是被网或铁皮刮出的口,还有些是摘鱼时为了钩住活蹦乱跳鱼的鳃,被锋利的边缘割伤。

对春季禁渔,国家并没有强制规定各地进行补贴。实践中,各地根据地方财政的实力,采取的方式各不相同。有的市、县是零补贴,有些地方按每月每艘船进行补贴,多则六七百元,少则是一二百元。

幼儿园采用了基于探究的学习方法——探索式“玩”中学。 课程的核心包含以下关键特点:

除了电网打鱼,进入千禧年后,一个更重大的变化是,渔民开始捕虾,因为虾更赚钱。虾笼不贵,15元一个,一斤虾能卖到二三十元,一晚上能捕几百斤,赚上千元。而鱼不值钱,别名胖头鱼的鳙鱼不到10元一斤,白鲢只能卖两三元一斤。

幼儿园全年接受入园申请。如需申请插班入园,建议家庭在申请前致电或通过电子邮件向招生办公室咨询。

一名渔民拉起船头的柴油机,准备出湖。摄影/本刊记者 霍思伊

1.“无边界”的学习空间:孩子们在不同的学习组中学习,共享开放且相连的学习空间,这不仅让他们能够与同伴一起在探索中学习,增强自信心,同时学会与他人和谐共处;

他1952年出生,生在鄱阳湖的一条船上,打了一辈子鱼。早些年,渔民不知道什么叫计划生育,第一任老婆给他连生了五个男孩后,失足落水,没了。第二任老婆又给他生了一男一女。

平均班级人数:15-20人

接近腊月天,湖面温度低,气温只有零下2℃。寒冷让詹定林干起活来浑身没劲,他急忙把两只手搓了搓,又放在嘴边哈了口气,气很快凝结成雾。往常下了网,詹定林就会在船上放一个板凳,裹上袄子,坐下看天渐渐变暗。在湖中央,县城的灯光透不过来,黑得纯粹,但他不怕。

招生办公室将通过电子邮件与申请家庭沟通具体的面试日期和时间。

欢迎意向家长阅读以下《乐成四合院幼儿园2019-2020年度招生政策》:

2019年开春,消息得到了证实。1月,农业农村部、财政部和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三部委联合印发了《长江流域重点水域禁捕和建立补偿制度实施方案》,对十年禁渔给出了明确时间表:2019年底前,长江水生生物保护区要完成全面禁捕,停止所有生产性捕捞;2020年底以前,长江干流和重要支流除保护区以外水域要实现全面禁捕。

长江办主任马毅指出,除此之外,对一些地方认定的重点水域,还可以有自主权扩大禁捕区。

根据《实施方案》,禁捕范围包括青海、云南、四川、贵州、甘肃、陕西、重庆、湖北、湖南、河南、江西、安徽、江苏和上海等14省市,纵贯长江上中下游,除青海、甘肃、陕西、河南4个省没有需要退捕的合法渔船,其余10省市涉及退捕合法持证渔船11万多艘,渔民约27.8万人。

他今年42岁,只读到小学四年级就辍学帮家里打鱼。成家后,有了两个儿子和两个女儿,“和城里人一样,我也想让孩子读书,渔村也想有变化,但变化只能靠自己。”渔民并非不知道,电网捕鱼对鱼不好,但不用电网就打不到鱼。“赚不到钱,小孩就不能读书”,林青山很无奈。

渔民心里清楚,要在沙坑里找鱼,说明鱼越来越不好打了。渔民开始想办法,从上世纪90年代起,家家都开始用电网。在都昌,电网打鱼学自江苏,嫁过去的渔家女儿、两边走的亲戚带来了这个技术。和江浙等地相比,江西用电网要晚了几年,但普及很快,因为效率惊人。渔民用普通渔网,一年中有半年打鱼,只能赚十万元,而用电网捕鱼,两个月就能赚到二三十万元。

每年四个月禁渔,让渔民收入锐减,因此总有人偷偷捕鱼。渔民会趁渔政人员不上班的时候,早晚偷偷下水。偷捕的时候不开船,渔民穿着潜水衣下湖,拿着几张不大的网,在湖汊滩涂间捕鱼,这些地方渔政船进不来。如果听到渔政巡逻的快艇声音,他们就悄无声息地上岸。渔政来不及抓,抓也抓不过来。

2018年底,詹定林所在的水产大队里开始流传一个消息:国家即将实行全面禁渔,为期十年,从以前的春季四个月禁渔延扩到全年。全体渔民都要转产上岸,所有船和网具由国家统一回收,统一销毁。

渔民最怕的是风浪。果然,风向变了。

像所有的县域治理难题一样,打击“酷渔滥捕”的一个基层困境是:熟人小社会里,执法者和被执法者有千丝万缕的联系。

乐成四合院幼儿园鼓励所有意向家庭在提交申请进入招生流程之前,参观幼儿园,参加招生说明会,清晰了解教育项目以及乐成幼儿园学习法。

4.双母语的学习环境:注重培养孩子们的中英文母语能力。英语和双语教师团队将语言学习置于文化背景之中,让他们拥有更广阔的全球视野的同时感受中国文化的博大精深;

和其他沿江省份不同,江西还拥有中国最大的淡水湖——鄱阳湖,禁捕水域在全长江流域占比超30%,禁捕工作面广、量大、难度不小。在鄱阳湖区,共有14个重点禁捕退捕县,含传统渔村300多个、渔民1.95万户、超10万人。

和渔民打了三十多年交道的都昌县渔政局干部詹定鹂,能理解渔民的苦处,但在打击电网上,他从未放松。近年来,打击电网有了不错的效果,但执法难度依然不小。像电网这种非法捕捞工具,都是渔民自制。在网上买了发动机、柴油机和网,穿两根铜丝进去,再用绳子一绑,就可以下水。

据了解,高校公益林是支付宝蚂蚁森林内的一个板块,在支付宝app搜索“公益林”即可进入页面,校友可以为自己的学校林“浇水”。这里的“水”指的是绿色能量,通过步行、骑共享单车、乘坐公交地铁代替开车等低碳生活行为均可获得。积累够一定的能量可以兑换种植樟子松,这些树将会被真实地种在荒漠化地区。

多位渔民和渔政人员对此说得坦诚。有时候考虑到渔民的困难,只要不太过分,当地渔政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执法时,暴力抗法的一般都是外地船,本地渔民被抓到,一般都是求情,因为大家都认识,跑也跑不掉。另一方面,渔民也常常是执法者的眼睛和耳朵。看到偷捕的船,他们会第一时间通知渔政,双方在实际上结成一种“合作”关系。

“渔民越捕越穷,生态越来越恶化,这是个恶性循环。”农业农村部长江流域渔政监督管理办公室(“长江办”)主任马毅对《中国新闻周刊》说。

3.个性化的早期关注:学习对孩子们来说是高度个性化的,这样他或她就会感到快乐和满足,并在六岁时准备好升入未来的学校继续学习。

如果从新中国成立时算起,他是江西省都昌县的第一批渔民。这些渔民大多是40岁以上的中年男人,没读过书,很多人不会写自己的名字,有些人甚至不会讲普通话。不少渔民祖辈世代打鱼,除了开船、收网和辨认各种鱼,没有其他技能。他们视水为田,一辈子不愿离开,也不敢离开。

乐成四合院幼儿园欢迎认同幼儿园使命、学习目标和学习原则的家庭申请入园。在招生名额和资源允许的情况下,接收所有国籍的孩子。

招生年龄范围:1.5-6岁

2.多元化的学习机会:逻辑思维的探究和实践、互动式的艺术浸染、规范的科技动手体验以及代际融合体验等为孩子们提供多元化的学习机会;

但渔民心里也很明白,继续捕下去,只会越捕越穷。

数据显示,截至12月21日,郑州大学、复旦大学、南京林业大学、华北水利水电大学和山东理工大学等高校校友最为积极,帮助母校位列“高校公益林贡献榜“前五”。

从恢复生态的角度,林青山赞同禁渔。但他困惑的是,“上岸后,你让我们怎么生活?”林青山说,2002年春季禁渔前,他一个月能赚三四千元,要养两个老人和四个孩子。禁渔后,政府给每户一年500元补贴,但只给了一年,之后再也没有了。

都昌县,被划为了水生生物省级自然保护区。按计划,要在年底前完成所有退捕工作。詹定林所在的水产大队,共有500多户,近4000人,90%都是渔民。村支部书记在村委会上宣讲政策,这次要全面禁湖,大家积极转产上岸,有什么困难,都可以和村里反映。但只有二十多个人参会,和以往的很多次村会议一样,出席的人数寥寥。但这一次,与以往不同,影响太大了,全大队村干部全体出动打电话,确保通知到每家每户。

渔民们眼里的好年岁,是上世纪80年代的“黄金十年”,渔民从困苦的六七十年代,进入全国经济开始腾飞的改革开放初期,工具的改进让捕鱼的效率提高了不止一倍。渔民不再手摇划桨和人工收网,各种马力的机帆船穿行于鄱阳湖的水域间,捕捞用柴油机也代替了人工推绞车起网,大型连网开始普及。

现在,到了不得不离开的时刻。2019年1月,在“长江大保护”的总体战略下,国家决定对长江流域重点水域实行全面禁渔,从2020年元旦开始,分步骤推开,禁渔十年。马毅在渔政系统工作了30年,他感慨:这么大范围、这么长时间的禁捕管理,涉及这么多渔民的退捕工作,在人类历史上都是前所未有。他去查国内外的资料,找不到任何经验可以借鉴。